晋楚鄢陵之战
无名氏

此文可以文白对照,推荐用读典籍APP查看。也可以直接尝试网页版应用

装载中,请稍候……

六月,晋、楚遇于鄢陵。范文子不欲战。欲至曰:“韩之战, 惠公不振旅;萁之役,先轸不反命;泌之师,l B不复从;皆晋 之耻也!子亦见君子事矣,今我辟楚,又益耻也。”文子曰: “吾先君之亟战也,有故。秦、狄、  楚皆强,不尽力,子孙将弱。今三强服矣,敌,楚而已。惟 圣人能外内无患。自非圣人,外宁必有内忧。盍释楚以为外惧乎?”

甲午晦,楚晨压晋军而陈。军吏患之。范戤趋进,曰:“塞 井夷灶,陈于军中,而疏行首。晋楚唯天所授,何患焉?”文子 执戈逐之,曰:“国之存亡,天也,童子何知焉?”弈书曰:“楚师轻佻, 固磊而待之,三日必退。退而击之,必获胜焉。” 至曰: “楚有六间,不可失也:其二卿相恶!王卒以旧;郑陈而不并不整;蛮军而不陈;陈不违晦;在陈而加嚣。合而加嚣。各顾其后,莫 有斗心,旧不必良,以犯天忌,我必克之。”

楚予登巢车,以望晋军。子重使大宰伯州犁待于王后。王 曰:“骋而左右,何也?”曰:“召军吏也。”“皆聚于中军矣。”曰: “合谋也。”“张幕矣。”曰:“虔卜于先君也。”“彻幕矣。”曰: “将发命也。”“甚嚣,且尘上矣。”曰:“将塞井夷灶而为行也。” “皆乘矣,左右执兵而下矣。”曰:“听誓也。”“战乎”曰:“未 可知也。”“乘而左右皆下矣。”曰:“战祷也。”伯州犁以公卒告王。 苗贲皇在晋侯之侧,亦以王卒告。皆曰:“国士在,且厚,不可 当也。”苗贲皇言于晋侯曰:“楚之良,在其中军王族而已。请分 良以击其左右,而三军萃于王卒,必大败之。”公筮之,史曰; “吉。其卦遇《复》,曰:‘南国蹴,射其元王,中厥目。’ 国蹴、王伤,不败何待?”公从之。

欢迎

方便看注释,轻松读典籍!

文白对照功能请移步免费无广告的跨平台APP。在桌面上可使用网页版APP,Windows 用户也可到微软商店下载安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