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二十六 沭水、巨洋水、淄水、汶水、潍水、胶水
无名氏

此文可以文白对照,请使用手机版查看。也可以直接尝试网页版应用

装载中,请稍候……

《列女传》曰:齐人杞梁殖,袭莒战死,其妻将赴之,道逢齐庄公,公将吊之。杞梁妻曰:如殖死有罪,君何辱命焉?如殖无罪,有先人之敝庐在,下妾不敢与郊吊。公旋车吊诸室,妻乃哭于城下,七日而城崩。故《琴操》云:殖死,妻援琴作歌曰:乐莫乐兮新相知,悲莫悲兮生别离。哀感皇天,城为之堕。即是城也。

巨洋水自朱虚北入临朐县,熏冶泉水注之。水出西溪,飞泉侧濑于穷坎之下,泉溪之上,源麓之侧有一祠,目之为冶泉祠。按《广雅》,金神谓之清明。斯地盖古冶官所在,故水取称焉。水色澄明而清泠特异,渊无潜石,浅镂沙文。中有古坛,参差相对,后人微加功饰,以为嬉游之处。南北邃岸凌空,疏木交合。先公以太和中,作镇海岱。余总角之年,侍节东州。至若炎夏火流,闲居倦想,提琴命友,嬉娱永日。桂筍寻波,轻林委浪。琴歌既洽,欢情亦畅。是焉栖寄,寔可凭衿。小东有一湖,佳饶鲜笋,匪直芳齐芍药,寔亦洁并飞鳞。其水东北流入巨洋,谓之熏冶泉。

阳水又东北流,石井水注之。水出南山,山顶洞开,望若门焉,俗谓是山为礕头山。其水北流注井,井际广城东侧,三面积石,高深一匹有余。长津激浪,瀑布而下,澎赑之音,惊川聒谷,漰渀之势,状同洪河,北流入阳水。余生长东齐,极游其下,于中阔绝,乃积绵载,后因王事,复出海岱,郭金、紫惠同石井,赋诗言意,弥日嬉娱,尤慰羇心,但恨此水时有通塞耳。

山上有长城,西接岱山,东连琅邪巨海,千有余里,盖田氏之所造也。《竹书纪年》梁惠成王二十年,齐筑防以为长城。《竹书》又云:晋烈公十二年,王命韩景子、赵烈子、翟员伐齐,入长城。《史记》所谓齐威王越赵侵我,伐长城者也。

琅邪,山名也。越王勾践之故国也。勾践并吴,欲霸中国,徙都琅邪。秦始皇二十六年,灭齐以为郡,城即秦皇之所筑也。遂登琅邪大乐之山,作层台于其上,谓之琅邪台。台在城东南十里,孤立特显。出于众山,上下周二十里余,傍滨巨海。秦王乐之,因留三月,乃徙黔首三万户于琅邪山下,复十二年。所作台基三层,层高三丈,上级平敞,方二百余步,广五里。刊石立碑,纪秦功德。台上有神渊,渊至灵焉,人污之则竭,斋洁则通。神庙在齐八祠中,汉武帝亦尝登之。汉高帝吕后七年,以为王国,文帝三年,更名为郡,王莽改曰填夷矣。

欢迎

方便看注释,轻松读典籍!

文白对照功能请移步免费无广告的手机应用。在桌面上可使用手机应用的网页版,Windows 用户也可到微软商店下载安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