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二十二 颍水、洧水、潩水、潧水、渠水
无名氏

此文可以文白对照,请使用手机版查看。也可以直接尝试网页版应用

装载中,请稍候……

颍水又东,五渡水注之,其水导源崈高县东北太室东溪。县,汉武帝置,以奉太室山,俗谓之崧阳城。及春夏雨泛,水自山顶而迭相灌澍,崿流相承,为二十八浦也。旸旱辍津,而石潭不耗,道路游憩者,惟得餐饮而已,无敢澡盥其中,苟不如法,必数日不豫,是以行者惮之。山下大潭,周数里,而清深肃洁。水中有立石,高十余丈,广二十许步,上甚平整,缁素之士,多泛舟升陟,取畅幽情。其水东南迳阳城西,石溜萦委,溯者五涉,故亦谓之五渡水,东南流入颍水。

东南流,迳汉弘农太守张伯雅墓,茔域四周,垒石为垣,隅阿相降,列于绥水之阴。庚门表二石阙,夹对石兽于阙下。冢前有石庙,列植三碑,碑云:德字伯雅,河南密人也。碑侧树两石人,有数石柱及诸石兽矣。旧引绥水南入茔域,而为池沼,沼在丑地,皆蟾蠩吐水,石隍承溜。池之南,又建石楼、石庙,前又翼列诸兽。但物谢时沦,凋毁殆尽,夫富而非义,比之浮云,况复此乎?王孙、士安,斯为达矣。

今县城东门南侧,有汉密令卓茂祠。茂字子康,南阳宛人,温仁宽雅,恭而有礼。人有认其马者,茂与之,曰:若非公马,幸至丞相府归我。遂挽车而去,后马主得马,谢而还之。任汉黄门郎,迁密令,举善而教,口无恶言,教化大行,道不拾遗,蝗不入境,百姓为之立祠,享祀不辍矣。

渠水自河与济乱流,东迳荥泽北,东南分济,历中牟县之圃田泽,北与阳武分水。泽多麻黄草,故《述征记》曰:践县境便睹斯卉,穷则知踰界。今虽不能,然谅亦非谬。《诗》所谓东有圃草也。皇武子曰:郑之有原圃,犹秦之有具囿。泽在中牟县西,西限长城,东极官渡,北佩渠水,东西四十许里,南北二十许里,中有沙冈,上下二十四浦,津流径通,渊潭相接。各有名焉:有大渐、小渐、大灰、小灰、义鲁、练秋、大白杨、小白杨、散吓、禺中、羊圈、大鹄、小鹄、龙泽、蜜罗、大哀、小哀、大长、小长、大缩、小缩、伯丘、大盖、牛眼等。浦水盛则北注,渠溢则南播。故《竹书纪年》,梁惠成王十年,入河水于甫田,又为大沟而引甫水者也。

汉和帝时,右扶风鲁恭,字仲康,以太尉掾迁中牟令,政专德化,不任刑罚,吏民敬信,蝗不入境。河南尹袁安疑不实,使部掾肥亲按行之,恭随亲行阡陌,坐桑树下,雉止其旁,有小儿。亲曰:儿何不击雉?曰:将雏。亲起曰:虫不入境,一异;化及鸟兽,二异;竖子怀仁,三异。久留非优贤,请还。是年嘉禾生县庭,安美其治,以状上之,征博士侍中。车驾每出,恭常陪乘,上顾问民政,无所隐讳,故能遗爱,自古祠享来今矣。

又东迳大梁城南,本《春秋》之阳武高阳乡也,于战国为大梁,周梁伯之故居矣。梁伯好土功,大其城,号曰新里,民疲而溃,秦遂取焉。后魏惠王自安邑徙都之,故曰梁耳。《竹书纪年》:梁惠成王六年四月甲寅,徙都于大梁是也。秦灭魏以为县,汉文帝封孝王于梁,孝王以土地下湿,东都睢阳,又改曰梁,自是置县。以大梁城广,居其东城夷门之东,夷门,即侯嬴抱关处也。《续述征记》以此城为师旷城,言郭缘生曾游此邑,践夷门,升吹台,终古之迹,缅焉尽在。

欢迎

方便看注释,轻松读典籍!

文白对照功能请移步免费无广告的手机应用。在桌面上可使用手机应用的网页版,Windows 用户也可到微软商店下载安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