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国骊姬之乱
无名氏

此文可以文白对照,推荐用读典籍APP查看。也可以直接尝试网页版应用

装载中,请稍候……

初,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,卜之,不吉;筮之,吉。公 曰:“从筮。”卜人曰:“筮短龟长,不如从长。且其繇曰:“专 之渝,攘公之羭。一薰一莸,十年尚犹有臭。必不可!”弗听, 立之。生奚齐,其娣生卓子。

及将立奚齐,既与中大夫成谋。姬谓大子曰:“君梦齐姜, 必速祭之!”大子祭于曲沃,归胙于公。公田,姬置诸宫六日。 公至,毒而献之。公祭之地,地坟;与犬,犬毙;与小臣,小 臣亦毙。姬泣曰:“贼由大子。”大子奔新城。公杀其傅杜原款。

或谓大子:“子辞,君必辩焉。”大子日:“君非姬氏,居不 安,食不饱。我辞,姬必有罪。君老矣,吾又不乐。”曰:“子其 行乎?”大子曰:“君实不察其罪,被此名也以出,人准纳我?” 十二月戊申,缢于新城。

姬遂谮二公于曰:“皆知之。”重耳奔蒲,夷吾奔屈.

(以上僖公四年)

初,晋侯使土为二公子筑蒲与屈,不慎,置薪焉。夷吾诉 之。公使让之。士为稽首而对曰:“臣闻之,无丧而戚,忧必仇 焉。无戎而城,仇必保焉。寇仇之保,又何慎焉?守官废命, 不敬;固仇之保,不忠。失敬与忠,何以事君?《诗》云:‘怀德 惟宁,宗子惟城。’君其修德而固宗子,何城如之?三年将寻师 焉,焉用慎?”退而赋日:“狐裘尨茸,一国三公,吾谁适从?”

及难,公使寺人披伐蒲。重耳曰:“君父之命不校。”乃徇 曰:“校者,吾仇也。”逾垣而走。披斩其祛,遂出奔翟。

(以上僖公五年)

六年春,晋侯使贾华伐屈。夷吾不能守,盟而行。将奔狄, 卻芮曰:“后出同走,罪也,不如之梁。粱近秦而幸焉。”乃之粱。

(以上僖公六年)

欢迎

方便看注释,轻松读典籍!

文白对照功能请移步免费无广告的跨平台APP。在桌面上可使用网页版APP,Windows 用户也可到微软商店下载安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