栖逸第十八
无名氏

此文可以文白对照,推荐用读典籍APP查看。也可以直接尝试网页版应用

装载中,请稍候……

阮步兵啸,闻数百步。苏门山中,忽有真人,樵伐者咸共传说。阮籍往观,见其人拥膝岩侧;籍登岭就之,箕踞相对。籍商略终古,上陈黄。农玄寂之道,下考三代盛德之美,以问之,讫然不应。复叙有力之教、栖神导气之术以观之,彼犹如前,凝瞩不转。籍因对之长啸。良久,乃笑曰:“可更作。”籍复啸。意尽,退,还半岭许,闻上咱然有声,如数部鼓吹,林谷传响。顾看,乃向人啸也。

嵇康游于汲郡山中,遇道土孙登,遂与之游。康临去,登曰:“君才则高矣,保身之道不足。”

山公将去选曹,欲举嵇康,康与书告绝。

李厥是茂曾第五子,清贞有远操,而少赢病,不肯婚宦。居在临海,住兄侍中墓下。既有高名,王丞相欲招礼之,故辟为府椽。藏得笺命,笑曰:“茂弘乃复以一爵假人。”

何骠骑弟以高情避世,而骠骑劝之令仕。答曰:“予第五之名,何必减骠骑!”

阮光禄在东山,萧然无事,常内足于怀。有人以问王右军,右军曰:“此君近不惊宠辱,虽古之沉冥,何以过此。”

孔车骑少有嘉遁意,年四十余,始应安东命。未仕宦时,常独寝,歌吹,自箴海,自称孔郎,游散名山。百姓谓有道术,为生立庙。今犹有孔郎庙。

南阳刘■之,高率善史传,隐于阳歧。于时符坚临江,荆州刺史桓冲将尽訏于漠之益,征为长史,遣人船往迎,赠贶甚厚。■之闻命,便升舟,悉不受所饷,缘道以乞穷乏,比至上明亦尽。一见冲,因陈无用,翛然而退。居阳歧积年,衣食有无,常与村人共。值己匮乏,村人亦如之。甚厚为乡阎所安。

南阳翟道渊与汝南周子南少相友,共隐于寻阳。庾太尉说周以当世之务,周遂仕;翟秉志弥固。其后周诣翟,翟不与语。

盂万年及弟少孤,居武昌阳新县。万年游宦,有盛名当世。少孤未尝出,京邑人士思欲见之,乃遣信报少孤云:“兄病笃。”狼狈至都,时贤见之者,莫不嗟重。因相谓曰:“少孤如此,万年可死。”

康僧渊在豫章,去郭数十里立精舍,旁连岭,带长川,芳林列于轩庭,清流激于堂字。乃闲居研讲,希心理味。庾公诸人多往看之,观其运用吐纳,风流转佳。加已处之怕然,亦有以自得,声名乃兴。后不堪,遂出。

戴安道既厉操东山,而其兄欲建式遏之功。谢太傅曰:“卿兄弟志业、何其太殊?”戴曰:“下官不堪其忧,家弟不改其乐。”

许玄度隐在永兴南幽穴中,每致四方诸侯之遗。或谓许曰:“尝闻箕山人似不尔耳。”许曰:“筐篚苞直,故当轻于天下之宝耳。”

范宣未尝入公门。韩康伯与同载,遂诱俱入郡,范便于车后趋下。

郗超每闻欲高尚隐退者,辄为办百万资,并为造立居字。在刻为戴公起宅,甚精整。戴始往旧居,与所亲书曰:“近至剡,如官舍。”郗为傅约亦办百万资,傅隐事差互,故不果遗。

许掾好游山水,而体便登涉。时人云:“许非徒有胜情,实有济胜之具。”

郝尚书与谢居士善。常称:“谢庆绪识见虽不绝人,可以累心处都尽。”

欢迎

方便看注释,轻松读典籍!

文白对照功能请移步免费无广告的跨平台APP。在桌面上可使用网页版APP,Windows 用户也可到微软商店下载安装。